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北晨新闻 > 万博manbetⅹ下载 >

文章详细

坚持是最长情的告白

QQ图片20171204083222.jpg

渠海港 

简介:初中就读于涿鹿县北晨学校初中部,后以优异成绩升入北晨学校高中部预科班,2015年高考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学习。目前为本科大三学生,在校期间获得:

第二届全国大学生岩土工程竞赛一等奖

国家励志奖学金

宏业基奖(助)学金

哈工大三等人民奖学金

哈工大校级三好学生

哈尔滨工业大学大一年度科创项目校级二等奖

哈尔滨工业大学寒假社会实践校级二等奖

曾担任哈工大国际交流协会宣传副部长,参与成为哈尔滨工业大学第二届国际科技社会创新者论坛(GIFTS)志愿者,第四届全国高校土木工程专业大学生论坛优秀志愿者,2017高铁建造关键岩土工程技术高层论坛暨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论证会志愿者等。

通过哈工大选拔,现在日本北海道大学工学部进行为期半年的交换学习。

QQ图片20171204083237.jpg

写这篇回忆北晨的文章,开头部分是最难的,因为我找不到最合适的切入点,仿佛随便找到一个点,我就能扯出一整条线的记忆。

我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大三学生渠海港,这是我对母校的回忆,也是对过去时光的短暂交卷。

在北晨初中生活学习的日子,充实而愉快。如果不愉快,我也不会在升入预科班的那天,哭得稀里哗啦地和老师还有同学们告别。毫无悬念地宣布我进入高中预科班的那天,我觉得自己做了目前为止一生中最不舍最美好的告别,之所以说是最美好的,是因为往前的告别,我还不懂时间的飞逝与感情的浓烈,后来的告别,历经成长,不弹泪,不露情。

QQ图片20171204083250.jpg

记忆中,北晨初中,早晨宿舍门开很早,想要闻鸡起舞,学校真是给足了条件;中午晚上则要在宿舍门禁之前回去,不然要在楼道罚站;晚上在宿舍睡觉要老实,不能说废话聊天,但是可以打手电学习;刚入学时候,每节课都不能迟到,因为没有正当理由,会被批评,上一阶段课后会好很多,因为课间去找老师问问题了;要注重打扫卫生,宿舍的和班级的,至于个人的,我曾经因为起床晚总是抢不到水龙头,连续半个月没洗过脸(现在想想当年真是......);年级永远有劳动拔草课;当年手机没有太普及,学生普遍没有手机,学校也不准带手机。人们常说北晨管理严格,可是我只是做了一个学生该做的,就没有感到束缚了。回忆里那些德才兼备的老师,是每每想起母校时最让我感激的。我学了那么多知识,做了那么多教学案,考了那么多的试,更重要的是,还学到了品德。成人成才,想要有才学并不难,但是无德会毁却一切。感谢生命里这些老师辛勤的备课,无私的言传身教。老师们日益流走的光阴,大部分都给了年轻飞翔的我们,一届一届,学弟学妹们可有让老师们省心呢?大学暑假寒假,我总会回母校看看,每次都会到曾经的初中部教学区回味那段时光里走过的自强不息,永不言败,自信自律,求实创新的旅程。

相比起初中的快乐与顺风顺水,高中无疑给了我余生的动力。如果不曾改变自己适应不同的老师,如果不曾遇到四组的组员,如果不曾考了那么多的试,如果不曾放了那么少的假,现在的自己是不是会在另一所大学里日渐沉沦。

高中的记忆里,有初秋时节混杂着校园广播声的清冷雾气,我在北边教学楼柳树旁边的窗户边趴着小憩,早晨起得早,又刚刚上了一节英语课,而下一节课竟然是数学。大课间操场上回荡着的从外校拷贝来的跑操号子,大家步伐跟着号子一起齐又一起乱。中午晚上的跑饭与冲锋乐是绝配,在食堂里和大叔阿姨混个脸熟。最喜欢的事是开大会,因为终于忙里偷闲休息一下。老师们是最厉害的扒窗高手,神不知鬼不觉抓到违纪......

语文课是我的最爱,听班主任讲古文古诗词简直就是享受;英语课我总是很轻松,喜欢英文字母的排列组合与变换;数学课老师总说自己总结一下讲完的题,然后她就发了新的题~~物理老师总是不紧不慢就把题做出来,弄得我一脸崇拜。化学老师上课之前要揉揉嘴,擦擦眼,然后学习像浓硫酸之类的稀汤汤,配平那些从没见过的化学方程式。生物课是细微层面的高低较量,每本书上都是满满的笔记。

QQ图片20171204083303.jpg

2015年6月5日,老师告诉我们:“你们毕业了!”

这年,我如愿以偿,乘上了通往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列车。

我曾经朝思暮想的大学,转眼就相遇。

在工大,我用了两年的大学时光,走了一条坎坷辛苦却让我甘之如饴的道路。

我想我在高中时候就中了大学“美好生活”的毒,所以对大学百般希冀,一开始就被丰富的课余生活灌醉。社团的例会与活动极大地挤压了我的学习时间,最终的结果是学分绩一落千丈,考试考差了,心里的格调整体都是灰的。放寒假前的那夜,不是大学第一次失眠,却是大学第一次躺在床上后认真想事情。社团与学习,手机与时间,大学最初的梦想,今后努力的方向,一步一步应该做什么,这些我都认真地考虑了一遍。

寒假回家时候,我带了一份假期计划。因为决定接下来的学年都要倍加努力去追赶前面的人,所以我按照假期计划,一件件地完成。重新复习功课;认真完成了寒假社会实践(拿了个校级二等奖);退掉了冗余的社团,只留在了哈工大国际交流协会;了解英国议会制辩论赛;摆脱自己对手机的过度依赖;重新拾起有质感的纸质书,在闲暇时间读了很多书架上以前买来却没有读的书。

开学后的春季学期过得十分充实,每天的作息很规律。学习上坚持预习,作业会及时地完成,杜绝拖拖拉拉,从开学一直坚持到课程结束。每天晚上会抽出时间去跑三千米。在社团里负责起了媒推平台稿件的审核。参加了一系列校园活动:“我要show”文艺晚会、英国议会制辩论赛,校运会......临近期末考试,复习整体上有条不紊。勤勤恳恳一个学期的坚持,最后得到了回报。三门考试课,自己的成绩都还不错,而其余的考查课、选修课、实验课,也都无愧于写论文、写报告到深夜,得到了很好的成绩。体测三千米自己几近跑了满分。

小学期,我选到了德语二外,连续五天下午要将德语二外(上)学习完毕。一开始班里坐了40多个人。在这五天里,晚上睡觉时候,我常常感觉自己在梦里连话都不会说了,好像大脑里的语言系统崩掉了。最后一节课只有7个人来,老师感谢我们一直坚持她到最后,我的内心也满是小感动。虽然德语二外是一门选修课,但是让我感受到了大学里的师生默契,就像高中时候那样亲切;它给了我一个挑战,连续五天在炎热与瞌睡的下午,初步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它又一次向我印证,汗水是不会白流的;它告诉我,世界很大,我可以出去看一看。小学期里,我还参与举办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第二届国际科技社会创新者论坛(GIFTS),还获得了第四届全国高校土木工程专业大学生论坛优秀志愿者称号。16年的夏天因为小学期精彩纷呈。

大二的秋季学期,同秋天与冬天的格调很契合,除去在社团里带了带16届萌新,平时体育锻炼,其他的时间基本都在完成课业学习。在冬夜里完成力学和数学作业,写实验报告,写课程论文,编写程序电算,准备英语课的presentation,在期末考试期间课设画图......我想这些都是土木学生共同的记忆。也正是在这个秋季学期,我定下了本科大三出国交换的目标,所以报了寒假考托福,除去托福成绩,交换对于平均学分绩也有要求,所以所有的课程我都在认真学习,完成论文,并没有打算报托福班。天不负有心人,这个学期的课程分数很稳,寒假继续准备了一阵子后去考托福,开学我拿到了成绩,足够我申请交换。

大二刚刚结束的春季学期,前一阶段,我在申请交换,最终申请到了2017年秋季日本北海道大学JASSO奖学金交流项目,在这个秋天赴北海道大学进行为期半年的异国学习;后一阶段,我和同学组队参加第二届全国大学生岩土工程竞赛——我们专业最高级别的本科生赛事。我和同学与校内其他参赛队拼了近两个月,不断地做模型、加载、讨论、改进模型,直到六月中旬终于确定下来由我们队到南京河海大学参加国赛。在河海大学,虽然受到夏季潮湿空气的影响,但是我们的模型还是拿到了一等奖。

QQ图片20171204161233.jpg

每个人的大学生活互不相同,对于我的大学时光,我有自己的坚持:

在大学,我应该学习,所以我一直以来夙兴夜寐。

在大学,我参加社团,锻炼自己,如今,我从社团退休啦,这两年来,我认识了生命中有缘的人,一起经历辛苦与精彩。

在大学,我常常旅行,长春、伊春、北京、南京、石家庄、大同、还有朝夕生活的哈尔滨,趁我还是学生,还能收获精致的情感,开阔内心的世界。我相信自己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在大学,我记得读书写作,在闲暇的午后,在等车等人的关口,手中捧着一本纸质书,耐心阅读别人眼中的世界,常常带一支笔在身上,记录下某时某刻与世界的欣喜相遇。

在大学,我记得运动强身,在明媚的清晨,在凉风四起的傍晚,到学校的操场上跑跑步,拉拉筋。在无事的周末,说走就走,远足一次,到中央大街、松花江边、铁路桥上走一走。

在大学,如果有机会,应当出国一次,去学习先进的知识,去改变思维的定式,这个秋天,我如愿起航。

在大学,如果有精力,可以参加一些竞赛,锻炼一下自己对于专业知识的掌握与运用,这个夏天,在河海大学,我如愿以偿。

我考了那么多的试/没想到是为了离开家/故乡再没有春和秋/只剩下匆匆来去冬夏/我走了那么长的路/慢慢来总能走到天涯/心爱的姑娘不同路/祝福她目送她离开吧/又没得到沮丧了三秒/但尽力之后至少我变得更好/有人嘲笑/没什么大不了/走着瞧生命是场马拉松长跑/这个世界不够完美每天都有希望崩坏/我们一起用热血呐喊不愿沦为尘埃/年轻难免一个一个被生活过肩摔/幸好我们一次一次爬起不被打败/命运留给我们一万次机会/没有哪个白痴会轻易浪费/摔得很痛可是也值得回味/生命只一次美好青春怎能荒废/

感谢在北晨的岁月里,我学会了坚持,即使有天我忽然颓废,罪恶感也会让我重新好起来。穿过哈工大太子楼长长的宿舍走廊,我是还是那个每天坚持叠被子的北晨学子。

 


打印